头部banner

三奔波

出自: 2013年第2期
字体: | |


  当最后一辆牛车碾过茬固岭的石拱桥时,西边的太阳突然瓜熟蒂落般掉了下去。那辆用铁条焊成的牛车,黄土胚邋遢的悠悠的很不情愿地从车上震落下来。在这条石子路上,只剩下一个黑影在游移,只剩下一种依呀的声响,间或老牛的吭鼻声,只剩下一种秋凉般的寂静,点缀在散落在同样黑黑的蔗林里。

  三奔波解开了牛绳牛轭,那头老牛甩起了尾巴,年青了一般向牛房里走去。他接着从牛车上扯下两把牛草,步履轻快,好像要给自己的老婆送饭那般殷切。脸上轻轻地笑在白牙下不露声色,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自己的心思。老牛,老婆,只差一个字。老牛不能变老婆,老婆也不能变老牛,可三奔波的心,早就在那片白水坪里了。他知道,有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麒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