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部banner

戒酒趣谈

出自: 2011年第4期
字体: | |



  去年新历年末的一天凌晨三时许,我自觉胸闷气紧浑身不适被迫起床,在妻子陪同下,蹒跚赶往医院。在距急诊科约300步的地方被救护车送到医院。在医生的一阵忙碌后,总算从鬼门关上又回来了。之后是吸氧、挂吊瓶、吃药。亲戚朋友听闻这一境况纷纷赶来探视,有问候的,有安慰的,有责备的,问候、安慰不用多说,责备的多是近亲知已:平时喝这么多酒做什么,看喝出病来了没有?老婆还年轻,孩子还小呢!更有喝得醉醺醺的那么几个,到了医院不由分说喷着酒气一把把我拉起来:哥,我们今天又喝上了,你不能参加,对不起了,你好好治病,出院后我们到你家好好喝一餐,为你压压惊!来医院怎么不召呼一声,用车送你;还好意思说,打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麒麟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